9歲男孩為報父仇輟學追兇17年,花費8萬元千里追兇,埋伏小樹林三晝夜等到兇手,質疑案件材料被人為毀滅

今報傳媒 2020-09-15 檢舉

猛犸新聞·東方今報【在人間·深稿計劃】記者 李長需 文/圖

目睹父親被殺的一幕,云南省昭通市鎮雄縣場壩鎮9歲男孩向明錢終生難忘。更令其難忘的是,兇手殺人逃亡后,蹤跡難覓。為給父親討回公道,向明錢已不能安坐教室,他便早早輟了學,和母親一起踏上為父尋兇之路。他還放出豪言,只要能提供兇手藏身有效線索,“只管開口”。

追兇17年,天南海北,吃盡苦頭,但他毫不氣餒,終于在一次千里奔波之后,花費8萬元覓得兇手影蹤,將其緝拿歸案。兇手雖被判刑,但塵埃并未落定,當年的同案傷人者,因未被采取任何措施,而導致過了追訴時效期而不予起訴。當年的案卷,也疑似被人為毀滅。向明錢還在不斷地去探明真相。

9歲男孩目睹父親被殺,父親“很冷很餓”的最后遺言讓其淚奔

9歲男孩為報父仇輟學追兇17年,花費8萬元千里追兇,埋伏小樹林三晝夜等到兇手,質疑案件材料被人為毀滅

被害者向文志生前照片

父親被殺時的幾聲慘叫,和他頭枕著門框努力蠕動身子想向外逃的情形,盡管已經過去了20年,但向明錢感覺,依舊如在眼前。這是一個9歲男孩一直揮之不去的記憶,并伴隨著他從童年走向而立。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向明錢決不會再去扔那個小石頭,正是那個小石頭引發的風波,最終要了父親的命。

2000年8月27日中午,9歲的向明錢在鎮雄縣場壩鎮老街旁的一條水溝內,和鄰居張某明的兒子張軍(化名)一起玩耍。張軍向水里甩石頭,濺出的水花落在了向明錢的身上。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向明錢也以甩石頭的方式,將水花濺向對方,只不過水花大了一些。兩個孩子因此發生矛盾,互相吵罵起來。

家在溝渠岸邊不遠的張軍的奶奶聽到吵罵聲,便趕了過來,并推了向明錢幾下。這一幕被向明錢的姐姐向明香看到,向明香跟張軍的奶奶理論起來。隨后趕到的張軍的姑姑張某英,便和其奶奶一起打起向明香。向明香身上被打得淤青,背上剛滿月的孩子也被打落在地。

因父母及姐夫王建祥去縣城買電視,向明錢看到姐姐挨打也沒有辦法。等到下午父母回來后,得知姐姐挨打之事,母親鄭明秀便和對方爭吵起來,后被眾人勸開,他們一家人回了家。

當晚20時左右,向明錢的父親向文志安裝完電視,剛坐下來要吃飯時,姐姐向明香急匆匆地跑過來說,其丈夫王建祥去了張家討說法。向文志一聽便放下碗,拿起手電筒,披上外套也往張家趕去。向明錢和母親鄭明秀也跟了去。

向文志走進張家,進屋不到兩分鐘,便跟張家人爭吵起來。隨后,向明錢看到,張家屋內電燈泡被人打掉,屋內瞬間黑了下來。在屋內的姐夫退了出來,到處找工具時,張家大兒子張某明便拿著砍刀沖了出來,朝其背上猛砍了幾刀。

緊接著,他看到屋內的門被關了起來,隨后聽到父親喊著“拐了”的慘叫聲。然后,有人向外扔凳子,砸中了母親鄭明秀的頭部和面部;緊跟著,提著刀的張某奇沖出來殺向母親鄭明秀。鄭明秀下意識地躲了一下,避過了刀鋒,張某奇沒有回砍,匆匆向外跑去。

張某奇沖出來時,向明錢看到父親已經倒在了地上,頭枕著門檻,做出向外逃跑的模樣,但似乎已經沒了力氣。同時,他看見有幾個人在拉他父親的腳,似乎不讓他向外逃。

隨后,張家屋內其余的人都跑了。向明錢的母親鄭明秀便找到手電筒,和其姐夫王建祥進入屋內,看到父親向文志躺在門角里哼哼。姐夫王建祥便背起父親,在聞訊趕來的鄰居們的幫助下,往醫院里送。

剛走到院子里時,父親便說想見上向明錢的姥姥一面,但因其姥姥年紀大了,且住得較遠,沒有辦法驚動她,便沒有滿足他的愿望。向明錢還聽到,父親連說了幾聲“很餓,很冷”。這是他說的最后的遺言,瞬間讓向明錢淚奔。

從張家到鎮衛生院,不到一公里的距離,常人行走只需10分鐘。但父親并沒有堅持下來。到醫院時,醫生用聽診器聽了下心臟,發現已經感覺不到心跳。要輸的液還沒扎上,父親便已經死了。

9歲男孩為報父仇輟學追兇17年,花費8萬元千里追兇,埋伏小樹林三晝夜等到兇手,質疑案件材料被人為毀滅

事發現場已蓋起高樓

為追兇而輟學,放言“只管開口”征集兇犯藏身線索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