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圣張仲景對證選方的4點要訣

悅讀中醫 2020-08-04 檢舉

小編導讀

“方證相應”是中醫人非常熟悉的名詞,可以說是臨床取得良好療效的一大基礎。那么具體如何才能掌握經方背后內藏的核心,又如何在臨床面對復雜情況時真正做到方證相應?陳建國老師為我們總結了4點要訣。

非常明確的是,如果我們臨床處方能夠與患者的病機吻合,也就是做到了方證對應,自然療效就有把握。因此,具體把握經方所代表的病機,是實現方證對應的前提。

我們學習經方,從原始著作的角度,對一張經方的認識,無非能夠得到這樣幾個常見方信息:方藥組成、癥狀、脈象。除此之外,仲景書中還有一部分發病時間、治療經過等,這些信息對判斷方證病機也很重要,但由于這方面的內容不多,后續內容涉及時再具體解讀,我們這里以前三者為主體講解如何獲得方證。根據領會經方原著內涵的需要,我總結為用四個方法相結合,由于經方原著每張經方涉及的內容不同,有時需要幾種方法同用,因此,我們先講解方法,后續用實例進行說明。

第一個方法

總結癥狀之間的內在聯系

無論是仲景書,還是其他經方的著作,把一張方的應用依據都歸結為諸多的癥狀表現,或者可以這樣認為,就是這張方能夠治療這些癥狀。而這些癥狀表現,無論如何眾多,無論如何紛繁復雜,它們之間也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符合此方藥的病機。換一種說法,就是這些癥狀的內在聯系,都是在這張方的病機之下出現的。我們通過癥狀探尋病機,仍舊可以通過這個共通點來反推,也就是說,我們通過尋找這些癥狀的內在聯系,就可以確定其病機。如何掌握多個癥狀的內在聯系呢?具體說,就是分析這些癥狀之間的共同點、共通點。《素問•陰陽應象大論》也提示:“智者察同,愚者察異。”意思是正確的方法是探求它們的共同點,錯誤的方法是分析它們的不同點。

醫圣張仲景對證選方的4點要訣

第二個方法

關注與病機聯系最密切的癥狀面對一張方證的諸多癥狀表現,許多情況下都會有其中一個或者幾個癥狀與這張方證的病機關系最為密切,這個癥狀就可以看作是此方證病機的直接反映,有的也是最具特征性的癥狀。后世一些醫家在此基礎上發展出了抓主癥的思想,是很有道理并切實可行的。只不過,有些經方方證的原文當中,并沒有提示此方證最直接反映病機的癥狀。因此,單純用這種最簡單直接的方法,有一定的限制。

第三個方法

結合方藥組成分析

有些方在臨床當中應用的機會很多,也很高效,但是在原文中描述的方證癥狀卻很少,我們在總結這類方的規律時,唯有重點依靠方藥組成來反推此方證的病機,這種方法被后世稱之為以方測證,這種方法也是切實可行的。不過,采取這種方法有一個前提,就是一定要用接近原始組方的思維來解析經方,如此才能得出正確的結果。比如,在分析仲景書的經方時,分析藥物組成和功效就要依據仲景書對藥物的認識,或者用與仲景書淵源最深的古籍思想來解析,主要是參考《神農本草經》對藥物的認識。

第四個方法

脈證合參

脈診結果,本身就是通過四診獲得的一個癥狀,只是脈診獲得的癥狀比較特殊,特殊之處在于僅僅通過脈診的信息就可以客觀準確地把握全部病機,甚至可以直接指向應用某具體方藥。通過脈診直接確定到指向具體方藥層面的病機,我們稱之為脈證,掌握經方的脈證,是更加快捷準確地應用經方的一個路徑,這個路徑由仲景指出,但仲景并沒有在原文中一一明確每一張方的脈證,因此有些脈證需要我們在臨床當中體會和總結。我們這里強調脈證合參,就是因為有些方的脈證臨床體會非常清晰,而有些脈象的區別僅在細微之間,片面地僅倚重脈診,或不用脈診信息,既不符合仲景給我們提示的路徑,臨床中也會遇到許多困難,而兩者結合起來就能取長補短,更加準確高效。

關于脈證合參,由于學術內涵非常豐富,我們將在下一講詳細闡釋,這里我們重點通過舉例來說明前三種方法。

醫圣張仲景對證選方的4點要訣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